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737:这一回死的人不是她,时间回到暑假

737:这一回死的人不是她,时间回到暑假

姜方成看到苏断握住玫瑰花的那一刻,犹如见到了死神,拽紧手中的shui杯,当即掉tou反shen跑回病房,却见平平静静,和谐的两个女生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她们奇怪地投来目光,都意外的一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返回开shui房,已经不见苏断,好像只是自己的一个错觉,接满reshui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ru夜,伍般般以女友的名义,使唤姜方成不xia数十次,每一次他都没有抗拒,除非肢ti动作上的接chu2,瞧得旁观不xia去的白降,走chu了病房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他再一次因为细小的事qing踏chu病房,她伸手第一时间逮住人,踮起脚尖拐xia男生的脖zi,吻上了微凉的唇ban,一碰上,两人便如那燃烧的烈火,肆无忌惮地抱在一起缠吻。

        般般在床上喊了好几声,才依依不舍地分开,白降she2尖tian着自己的唇,笑着推开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姜方成被喊回去,她站在走廊里,yan神随意一扫,捕捉到站在尽tou的哥哥,朝里面望了一yan,正好对上般般审视的目光,她有dian气,又有dian无奈地撇嘴,向前方快步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!”清脆的嗓音中透着清早鸟儿的huan快,白降见到哥哥,一扫touding的雾霾,有哥哥在,问题不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见到苏断手中漂亮的玫瑰花,脚步像踩xia刹车,慢xia来,小心靠近,“哥哥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断没有解释,自然而然牵起妹妹的手,将尚且jiao艳yu滴的鲜花放到她怀中,“拿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万分疑惑地接过花,白降闻着浅浅的玫瑰香,清馨淡雅,抬tou问:“我又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不解中,透着稀疏平常的冷静,对于自己多次死亡,已经到了不意外的地步。

        倒是病房里的姜方成,突然慌张地跑chu来,几十米长医院走廊,明明并不远,但看到拿着玫瑰的白降,仿佛一瞬间,他们之间隔了天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成?”伍般般带着病人的jiao气,跟着走chu病房,也看到了远chu1的两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医院走廊的场景瞬息变换,雪白简洁的装修被海量的鲜花所代替,一xiazi,从冰冷的医院变换成了re闹漂亮的婚礼现场。

        姜方成震惊地低tou看自己穿着,一shen黑se笔ting的西服,而shen边的伍般般,则是豪华婀娜的白se婚纱,他们中指齐齐dai了一枚登对的结婚戒指。

        新郎新娘是谁,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    白降跟哥哥站着的地方,变成了红毯的尾端,她捧着鲜花,呼xi几乎窒息,弱弱地寻求帮助:“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把花送给他们。”苏断残忍地将妹妹往前轻推一步,吩咐dao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迈chu的第一步,touding突然打来聚光灯,耳边响起此起彼伏的鼓掌和huan呼声,她听不jin去,也不明白这些声音想要表达的意思,脚步像灌了铅一样沉重,被外力控制,沉沉地迈向这场婚礼的主角。

        姜方成发现自己不能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鼻尖是淡淡的花香,她垂xia视线,移开了与他惊恐又慌乱的目光的相对,哥哥要她送花,手指nie紧花杆,哥哥肯定是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红毯总有走完的那一刻,她机械地将花sai到了姜方成的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白,谢谢你来参加我们的婚礼。”般般全shen洋溢着灿烂的喜悦,“原来你真的不喜huan阿成,是我误会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嘴角艰难地勾起,白降惨白一笑,恭喜dao:“新婚快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!”

        姜方成目光灼灼地盯着她,希望她能看自己一yan,但直到婚礼主持人带着全场嘉宾一起恭喜时,也没有得到她的注视,他被玫瑰花的尖刺,扎到了手和心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脑海中似乎盘旋了什么话语,他的目光越过白降的touding,眺望远chu1,看向那个男人,缓缓闭上了yan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游戏,他对自己说,但某gen绷紧的神经终究断裂了,冰冷的多tou玫瑰,冻得他全shen僵冷,随后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    白降望着摔ru伍般般裙里的姜方成,心中有gu难以言语的压抑,伸chu的手迟钝地拉不住他。这一次,是他死了,看着姜方成当自己面前失去呼xi,原来,是这种压抑的难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难过,我带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断从shen后盖住了妹妹的双yan,温柔说dao。

        双臂无力垂xia,她diandiantou,以为哥哥要带自己回到这一天的早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再次睁yan,她一人站在了盛夏的街tou,shen前荫绿茂盛的行dao树堆满知了的吵闹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猛地一转tou,谁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嗡嗡嗡,手机在包中震动,她拿chu一看:7月4日,刚放暑假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意识到了什么,接通电话,里面传来同桌陈十一的问询声:“降降,你到哪儿了?我们都在等你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ma上就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暑假这一天,十一约她chu来玩,在学校里集合,她gen据短信的地dian来到yan熟的教室门kou,一推开大门,瞧见里面布局,果然是那间废弃的大教室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里,她将会被英语老师差dian猥亵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要从一开始改变不利的局面是不是?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