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分手炮2:今天狗男人特反常,小bi被舔得爽飞,床上异常狠HHH

分手炮2:今天狗男人特反常,小bi被舔得爽飞,床上异常狠HHH

蒋文怡女士捧着女儿小时候的照片,比对着现在已经长成大姑娘模样的画册,反复欣赏,连无味的白粥都喝chu了山珍海味。

        又瞧见一年可能都碰不上几面的儿zi回来,眉间的huan喜跟过大年一般,搁xia勺zi,朗朗问dao:“这天chui了什么风?我宝贝儿zi怎么回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听说你找到我妹妹了?”苏断一jin门,没有废话,他记得自己小时候有过一个妹妹,只是后来不知何故消失了,过去多年,这dian记忆早已模糊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不是白降提起来,他早已将此事忘记。

        蒋文怡的寻女之事,一直zuo得不张扬,他们母zi联系不紧密,故而苏断毫无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你也知dao妹妹找到啦!”蒋文怡脸上迸发chu更大的欣喜,压制不住nei心的表达yu,拿起手机给儿zi看,“你看看,你看看,你妹妹多漂亮,跟小时候几乎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断视线在一张张女友的照片中hua过,心轰然一声,沉到了谷底,hou咙些许梗咽,不死心问:“zuo过亲zi鉴定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zuo了,百分百是我的女儿。”蒋文怡宝贝似的,拿chu几张A4纸,都是亲zi鉴定,献宝一样给儿zi看:“为了不chu错,我连着zuo了7家医院的鉴定,铁定我女儿,你亲妹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脑袋眩晕了一xia,苏断抓着桌沿,qiang装镇定,“什么时候认回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提到这儿又令蒋文怡女士略微伤心,“她还不相信我是妈妈呢!得给dian宝贝时间,不过很快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母亲的每一句话都像对他的心脏开了一把枪,他拿走其中一张血亲鉴定书,恍惚着shenti,让司机送自己回市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对家中人一直表示自己住着这套房产,等司机走后,他坐在长久无人居住,显得异常冰冷的家中,tou发抓了又抓,不懂怎么会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妹妹是谁不可以,为什么是她!

        甚至mo疯地想,他gan1嘛有个妹妹。

        傍晚时分,苏断表面又恢复成往日神qing,开车去接女友xia班,听她在副驾驶叽叽喳喳地吐槽公司里的谁谁谁、某某事,只觉自己像个时日无多的病人,耳闻她的每句话,每个表qing都觉弥足珍贵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将时间永远停留在此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呀~,你今天xia厨?”回到家看到餐桌一堆的shi材,双yan发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要不要吃?”苏断放xia钥匙,关上门,从后面抱上ruan躯,两人紧密相拥,他低tou埋在淡淡馨香的细ruan发丝中,磨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吃,当然要吃,洗心革面了?”白降任由男人用xia面的东西发qing撞上小屁gu,在餐桌前,一一扒拉开袋zi和包装,看里面有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给女王殿xiadao歉,nong坏你心ai的东西。”苏断双手在她shen上游离,将丰满的酥xiongrou成面团一样,又nie又搓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沿着迷人的腰线xiahua,隔着衣服,将手指jing1准地压ru花唇中央,rou了又rou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嗯~,你放开,哼~,不要空说话,zuo你的菜去。”经过男人几天的哄,白降那气早就消得差不多,只是无比享受男友嘴上花活,借着这个机会,小狐狸似的狡诈地贪恋这种滋味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断亲了亲人,依依不舍放开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主厨,白降换了宽松的衣服给他打xia手,一起chu1理shi材,然后看他颠锅、翻炒,盛chu一盘盘香penpen的佳肴。

        期间,她在这种香pen的幸福gan中迷失自我,xue里被可恶的狗东西sai了putao和草莓,又拿着一截小巧的玉米堵住所有。

        cu糙的颗粒gan随着一呼一xi把肉bi磨得酥酥烂烂,果汁混着淫ye,从大tuigenliu淌而xia,一顿饭吃得温馨且淫靡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断填饱了女友的肚zi,nie着被各种汁shuirun湿的玉米尾端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nai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