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分手炮5:虽然你躲着我,但我们可还没说过分手

分手炮5:虽然你躲着我,但我们可还没说过分手

整整一周,苏断没有见到白降了,那晚她说chu差,他就知dao是谎言,当时血便冷到了谷底。

        qiang压了三日,去她公司委婉打探,才知dao她请了一周的假,更加确定两人关系的败lou,手机里的消息也是隔了许久才回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七日,苏断一个人在家,几乎抓秃了tou发,要死也给他死个痛快,恨不得来扇他一巴掌也可以。这样见不到人,又时不时回一句,不清楚她现在什么想法,垂死挣扎的心,备受煎熬。

        浑噩了十来日,母亲打来电话,又问他回不回家?

        “妹妹被你领回家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呀!我的宝贝女儿,你妹妹,超可ai又漂亮,回来赏个面zi。就简单吃个饭,只有我们一家人。”蒋文怡女士循循善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好嘞。”答应得这么快,蒋女士愣了愣,编好的词都没了用chu1,不过答应了,生怕儿zi反悔,又接上一句:“明天xia午5dian开饭,早dian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挂了电话的蒋文怡,还在啧啧称叹,有个妹妹果然不一样,比好娘好使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同样答应了蒋女士约饭的白降,还不知dao有这一chu。

        缩在酒店的她,有个很大的mao病,遇到这种解决不了的难题,总想躲起来。本来,她以为自己工作了几年,已经被治好,不曾想,是没遇到难度更gao的困局。

        连去生母的家,都有些慌张,等面对一桌mei味佳肴,只有蒋母一人,松一kou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但,刚松两kou气,一抬tou,猛地对上了二楼阴沉的视线,他,今日穿了一shen黑se的西装,单手扶着楼梯,gaogao在上的姿态,令她全shen起了一层鸡pi疙瘩,惶恐低tou,刘海压xia视线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断不笑时,一张冷脸,拒人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    蒋文怡瞧女儿反应,转tou一看,立刻气笑:“站在那儿吓人zuo什么!小心我chou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吧嗒吧嗒的拖鞋声,是苏断xia楼的声音,也是砸在白降心上的惊吓,shen上一直落着注视,她toupi僵ying地杵在那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乖乖别怕,别看你哥这样,熟了很好相chu1的。”蒋文怡坐在女儿这边,握了握她手掌,又瞪自己儿zi。

        没办法,手背手心都是肉,明显女儿需要chong的,又乖的不得了,不像这个pi儿zi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您说得对。妹妹是吧,别太拘谨,当自己家,当我不在就是。”苏断施施然落座,坐在了白降的正对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的什么话,都是一家人。”蒋文怡提前zuo过独生zi女有个妹妹弟弟的嫉妒和排斥心理的相关功课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断这么多年都是独生zi模式,突然来个妹妹,排斥心,一定也有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蒋女士在中间打圆场,“说什么不在,乖乖,你哥嘴欠了dian,别被吓唬到,以后有什么困难,尽guan找你哥,他就是刀zi嘴豆腐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断不再看她,自顾自吃饭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顿饭,差不多都是蒋文怡开kou,天南地北的拉家常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偶尔cha几句嘴,附和一声,瞧一yan对面一直特意压低视线的人,吃的压gen不知dao是什么滋味的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晚还要回去吗?”蒋文怡对女儿还是不肯留宿,有dian伤心,但好在有的是时间,她心态积极,转tou对穿鞋的儿zi说:“你送你妹妹回去,不准吓人,好好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自己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同时chu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的,他是你哥,让他送你回去,都是回市区,肯定顺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顺路。”苏断卷了一dian衬衫袖zi,面对她,四目相对,话语有些冷淡,也不是他想如此,家人团聚的喜悦,实在是他表演不chu来,不容拒绝dao:“我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短暂的四目相对,白降几近崩溃,坐在副驾驶上,握着安全带的她,目光一直望窗外。

        车上除了正常行驶该有的声音,死一般的安静。

        红绿灯时,苏断扭tou瞧了一yan她,疏远的姿态,抿了抿唇,一路沉闷地开回去,车nei气氛实在压抑。

        车开到他们一起住的小区楼xia,他停稳车,哑着声问:“最近住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降手指刮着安全带,“我想xia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去你公司问了,你一直请假。”苏断将四面车门锁死,目光直视前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酒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回来住吧,我东西搬走了。”他当初搬东西走,不知dao花了多少苦功说服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她低tou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什么对不起,是个正常人也接受不了这种事。”他看她似要哭,终于不忍心,解开了锁,放人走:“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降开了门之后,tou不敢回,上了电梯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断也没有转tou瞧她离去,解开西装纽扣,像是想要松开命运的遏制,呼xi上那么几kou鲜少可怜的空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等白降估摸到家了,他终于拨通了她的电话,嘟嘟嘟几声后,终于接起,两人一时无言,但他知dao她在听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开kou一时不知该用什么称呼,换了一kou气,似苦笑又无奈,又压抑着沉重的悲,说: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