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分手炮6:跟我打个分手炮好不好?帮我戒了你(H)

分手炮6:跟我打个分手炮好不好?帮我戒了你(H)

他的手臂慢慢收紧,面颊埋在她的肩颈里蹭了蹭,紧shen的礼裙,修shen的腰线,相拥的喜悦,在不知不觉间,逐渐滋生chuyu火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往,没有chu差、意外或抛开白降的生理期,他们几乎日日会在床上激战几番,shenti早已离不开彼此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没有预兆,一xia停了肉ti上的交rong,无比绝qing的一刀两断,漫长的夜晚里,空虚和寂寞陡然生长。

        背后不远chu1还有许多人,白降一面贪恋温nuan的拥抱,一面又紧张被别人看见。

        腰上收紧的手臂,让她整个人都贴在不敢日思夜想的躯ti上,两只手很tang,像刚从铁shui中chouchu的re铁,re得她肌肤酥tang。

        脖颈的regun鼻息,沿着肌肤xiahua,hua到xiong脯,少量透ru无肩带的领kou,浸蔓xiongkou,像一群队列整齐的蚂蚁,从颈bu爬向了心窝,yang且re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抱了许久,一串电话铃声打断了他们愈加暧昧的氛围,是蒋文怡女士,cui他们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断这才徐徐松开香ruan的女ti,牵起她的手,说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走到有人的地方,白降立刻缩回了自己的手,他眨了xiayan,落寞地垂xia,随后一同乘车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司机先送蒋母到家,接xia来的路,自然又是苏断这个当哥哥地接手,送妹妹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时间,两人仿佛又回到一周前相同的境况,不过这次,随着悠扬的音乐,不算太难熬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路无话,停在熟悉的地方,苏断解开安全带,果断拉住想xia车的女人,握紧她的手。车nei未开灯,在她投来疑惑的目光中,在只有外面停车场仅有的几盏没什么作用的灯光xia,一片模糊不清的昏暗中,他再次重复了那句话:“我们还没分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已经an上了开门键的手,慢慢松开,她瞧着暗中灼re的目光,心在xiong腔nei,小鹿乱tiao,但事实横在他们yan前,她垂xia视线,问:“分没分,又有什么差别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将人拉向自己,先是手臂,然后捞住腰,把人整个拖到了自己shen上,“有区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被男人拽拉过去时,白降也不知dao自己安得什么心理,血跟着一起re起来,并tui侧坐他怀中,比酒宴上的姿势还要靠近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半边压在男人kua间的tunbu,隔着绸缎的礼裙,gan受到了熟悉的轮廓,一时间,tinei炽re又慌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,我们是兄妹,苏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dao,所以我们好好分手,断了想念,也断了以前的瓜葛,以后zuo回堂堂正正的亲兄妹,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本慌张与他shenti接chu2的白降,一听他这话,茫然间,钝在了那儿,就好像那悬在touding的巨石,终于要落xia来了,注定要死,没了挣扎的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事qing已成定局,她想,与其纠缠不清,各自痛苦,不如就现在分手,然后好好当家人吧!

        脑海中,忽然浮现很久前,一直没空去的海滨度假期,她想离开,避开所有人,一个人静一静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断抱着眨yan之间,萎靡xia来的女人,心qing也跟着沉重,但熬了这么久,好不容易熬到了再次见面,不想错过yan前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在车nei,安静地抱了长久,在gan到她稍微振作起来后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