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在跟生母通话的手机边,被哥哥大鸡巴威胁,哭着同意当母狗HHH

在跟生母通话的手机边,被哥哥大鸡巴威胁,哭着同意当母狗HHH

白降把tou摇得像个拨浪鼓,但还是像被架上火场行刑的替罪羊羔,sao乱且紧张的shenzi,成了最有效的把柄,落在男人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手机几乎是以从天而降的形势,落在她的耳边,电话里tou清晰且响亮地传chu蒋母的问候:“乖乖,在国外玩得开心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哆嗦的手指无助地扶住机shen,大鸡巴正从小bi1刮着mingan的媚肉往外拉扯,凸起的肉筋和蘑菇棱角,刮着一圈圈肉bi,留xia一层层yu求不满的yang,她脸上媚态尽chu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在国外,被亲哥哥玩得很开心呀!

        小嘴大张,忍住尖叫,清咳一声,回答着:“很开心,国外很好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立即捂嘴,把tou颅挪向手机另一个方向,右手极力推拒着shen后突然发力的男躯,摸到一排整齐的腹肌,大鸡巴故意在她chu声时刻,扎ruzigong,不等她反应过来,又往上狠狠一挑,guitou在gongbi上画了一个1/4的圆,全shen猛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哥熟悉国外,有什么想去的地方,趁着chu国的机会,不要跟他客气,钱不够了,跟妈妈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我,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突然庆幸,幸好没有开视频电话,不然赤luo乱lun的他们,该怎么掩盖。

        眉yan偷偷扫一yan通话中的手机,她企图扭着屁gu,朝左边躲,却被预判中的苏断,cao2得往前爬一步,ding得脑袋差dian拱到地上,要不是腰bu被男人大掌掌握,手中的电话也要摔掉。

        蒋母还在电话里,如天xia所有的母亲一样,絮絮叨叨地嘱咐她在外注意安全,时刻跟在哥哥shen边,不要独自一人落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白降乖巧嗯着,扭tou张嘴无声央求着,把大鸡巴bachu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然,再dingxia去,鬼都不知dao她会在哪一刻破功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断笑着摇tou,拒绝了她的请求。

        抓上一直挠在腹肌的小手,一把扯住她的上shen悬在半空中,耻骨贴着湿漉的tun尖,大鸡巴时而往右时而往左,或快或慢地磨nongsaobi1。

        房间里的两人,像在演绎一场ding级危险的默剧,绷紧的小bi1抖抖颤颤,充分显示了不敢暴lou的心qing,苏断正好拿nie这一dian,更加大肆玩nong妹妹的shenti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一手支撑shenti重心的白降,只好把手机放在地面,咬牙忍xia所有爆发的快gan和酸楚,bi1shui咕叽咕叽地往外pen,想必已经把哥哥的耻maonong湿了,xia垂成完mei圆锥形状的shui滴naizi,一直晃dang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这晃dang的前后幅度越来越大,她的心似乎tiao到了嗓ziyan,望着通话中的手机界面,不知是祈祷着哥哥cao2她bi1小声多一些,还是期盼生母快dian挂断电话的意图更qiang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乖乖,去那儿有没有看上的衣服或者首饰?”

        大鸡巴故意在蒋文怡女士chu声的时刻,cao2撞妹妹saobi1的Gdian。胀得异常大的肉zhu,单单qiang烈的震颤,都令白降几乎要缴械投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贵了,我也没有场合dai,回国有适合再买就可以。”天知dao,她说完一句完整着调的话,是多么的艰难。

        电话里tou的蒋母沉默片刻,dao:“把电话给你哥哥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似乎是一个tang手山芋,白降立刻奉命,接近扔的形式,把手机给了苏断,等他没空掐制自己手臂,双手撑地,立刻果断且飞速,往外爬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结合的xingqi,终于在一声“啵”的脆响中,分离。

        白降离开男人2、3米的地方,歪shen躺坐,转tou瞧见那gen胀到赤红的xingqi,bi1xue和心kou乱tiao,大鸡巴上挂满了她的淫汁,显得油光华亮,不少汁shui正黏唧唧地落xia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上充满赤luoyu望的双目,她如同胆小的小羊羔,又往后挪了挪屁gu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断接着电话,一时不查,被妹妹逃走。他一边应着母亲的吩咐,一边在妹妹视线中,lu动大鸡巴,要多seqing,就有多seqing。

        夹紧双tui,她忍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