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分手炮23:妹妹吃醋,晚上来哥哥房间,哥哥就不送她(H)

分手炮23:妹妹吃醋,晚上来哥哥房间,哥哥就不送她(H)

她被chong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断日夜无微不至的关照和拥抱亲吻,让白降觉得哥哥是自己的所有wu。

        宴席上听着蒋母的话,她低tou,筷zi将碗中的东坡肉捣得稀烂,心中同时反驳生母的话:哥哥是她的,不可能跟什么任何人成家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苏断却dao:“妈,别那么心急,再谈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行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的话,几个意思?白降突然有dian不明白,几乎拧断手中的筷zi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场打着家宴的名tou,隔bi邻居一家人也在,自然还有一些蒋母的年轻朋友们,现场很re闹,所以室nei一角的两人对话,并未破坏这场宴席的愉快气氛。

        白降借着上厕所的理由,暂时离场,一人躲在楼ding,不开心地嚼薯片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不开心由nei而外的展现,所以苏断找过来时,清晰gan受到妹妹的qing绪,悄悄站在她背后,双手背腰后,弯xiashen,轻轻问:“这里怎么还有一只小老鼠?”

        猛地吓一tiao,手中刚递到嘴边的薯片,裂成好几片,纷纷掉在地面,她tian掉嘴角的碎渣zi,扭tou一瞧人,哼了一xia,又扭回去,chou纸巾将地面碎屑cagan1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还气呼呼的,谁惹我妹妹生气了?”苏断跟着盘tui坐xia,望着深夜天幕,过几秒目光移到白降侧脸,“能不能给哥哥几片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生什么气呢?跟哥哥说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讨要shiwu不成,这是气大了,男人从shen后抱住她,听她咬裂咀嚼薯片,发chu的咔嚓咔嚓声,活脱脱一只生气的小兔zi,吻上细nen的后脊肌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别动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断也不跟她打迷腔,“吃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开什么玩笑!”白降立刻反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确跟隔bi邻居谈了一dian事qing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……”,她无所谓应着,但心中在意要命,但又熟知这男人的狗德行,压着就是不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关于我的人生大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一把nie碎了包装袋里的薯片,扔到一边,完全没了胃kou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嚇嚇,好大的醋味,妹妹这是以什么shen份在吃哥哥的醋?”苏断故意埋到乌黑的长发中,深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起开,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可不能让人跑了,不然之后又躲着他,得花费大把力气逮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双臂双tui禁锢挣扎的女人,低笑:“妹妹这是以女友的shen份自居了?谁家妹妹会对哥哥要成家,有这么大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虽然哥哥每天陪你luo睡,但毕竟我们还是亲兄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对于有怨气的sao货,苏断最有办法,手指沿着衣服xia摆,钻jin去,这时候就得qiang势,推开妹妹的nei衣,rou搓naizi,把她玩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,你放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上面不给rou吗?那xia面小bi1给不给哥哥玩?”不等她同意,指tou熟门熟路地掀起裙zi,扯开neiku,揪住可aisaonen的阴di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,你骗人,你说你不结婚的!”白降sao得疼,说chu委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计划有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狗东西!”她转tou一kou咬上男人的xia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嘶~,楼xia还有客人,不要在脸上留痕,别的地方给你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关我什么事!”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