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强jianplay,禽兽哥哥把新娘jian成听话的小母狗(she尿HHH)

强jianplay,禽兽哥哥把新娘jian成听话的小母狗(she尿HHH)

颅nei达到前所未有的gaochao,白降抓着自己的快到脸边的tui腕,全shen如一只tang熟的红虾,颤抖着,兴奋着,小bi1han着抖动she1jing1的大鸡巴,直升仙界。

        浪shui顺勾gu,沿着她的后背淌到被面,被xi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被哥哥neishe1了~”她舒服得全shenmao孔张开,时不时chou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shuang不shuang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再来一次。”趁着sao妹妹沉浸在gaochao的时刻,将她翻了shen,让她跪在床上,gaogao翘起屁gu。

        半ruan半ying的赤红肉qi,抵在殷红略zhong的花唇中间,前后蹭来蹭去,大掌分辨托着她的jiaotun,站在床边,细细磨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嗯~,嗯哼~,哥哥~,哥哥~。”jiaoruan的新娘zi,趴在那儿,像一只希望继续被鸡巴tong一tong的小母狗,qing不自禁地摇起屁gu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磨bi1舒服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~”她像一tou被鸡巴诱惑的发qing母狗,明明今晚cao2她的人,应该是亲ai的新郎老公,但哥哥这一gen,cu壮有力,shenzi生生被奸服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半年前在家,妹妹还记得吗?我们一起洗过澡,saobi1就这样夹着哥哥的鸡巴,打着沐浴lou磨过,洗过xingqi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,记得,哥哥~,saobi1被哥哥这样磨很舒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外面可以磨,里面为什么不可以给哥哥磨一磨?”guitou无数次路过幽kou,把花feng中的阴di,ding到外间,棱角故意特意刮蹭mingan的sao豆zi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外面可以给哥哥磨,嗯~,里面,里面真的不可以,哥哥要是chajin来,那哥哥跟我老公有什么差别?嗯~嗯~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得有dao理,哥哥往你里面cha,会让妹妹分不清我,应该是你哥哥,还是你老公,是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嗯~是呢!哥哥就在bi1kou磨一磨,嗯~,我们是兄妹啊!”白降里tou的yangshui被勾chu,似乎有一条条无形细长的长虫zi,蠕动爬chu来,bi1kou咬住路过的guitou,渴望chajin来,磨一磨saobi1,不过她忍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哥哥刚刚在妹妹bi1里she1jing1了,大鸡巴qiang奸了你,我的好妹妹,那我们是什么关系?里面再给哥哥zuo一发好不好?终于奸到我的妹妹了,才she1一次,远远不够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不行!哥哥!”gan觉对准了rukou,又想tongjin来的guitou,白降吓得往前爬,摇着屁gu拒绝:“哥哥,我们不能一错再错,saobi1给你she1了一次,真的不能再来第二次,zigong不能继续装哥哥jing1ye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~!”

        扭成S线的sao屁gu,勾引着男人大鸡巴狠狠tiao动,sao媚的肉dong,张张合合,一想起埋在里面的极致shuang利,苏断果断拉住seqing的nei衣带zi,往回一扯。

        guitou就着hua溜的淫shui,啪一声,tong穿了妹妹的saobi1,shenti撞击震动的同时,后退一小步,再次重力一ding,ding得女人连连尖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~,怎么又qiang奸我,啊~,小bi1被哥哥填满了,好大的鸡巴,嗯~,不能这样,被哥哥的鸡巴奸习惯了怎么办,啊~啊~,太混乱了,saobi1里面不可以被哥哥这样奸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降嘴上嚷嚷着不可以,湿淋淋的小saoxue却一dian耽搁,套nong大鸡巴的节奏。

        连ti的seqingnei衣,正好成了牵引妹妹shenti的缰绳,苏断如骑ma一般,骑着妹妹这匹sao母ma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妹妹里面不愿意给哥哥cha,那哥哥没办法,只好qiang奸你,saobi1一直缠得哥哥紧紧的,把我往里吞,妹妹shenti其实很huan迎哥哥奸你!我知dao妹妹一时没法接受跟哥哥zuoai,没关系,哥哥让你一直shuangxia去,把你奸成哥哥的鸡巴套zi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~啊啊~哥哥!这样不对,只能是我老公让我shuang,你是哥哥啊,大鸡巴把我奸shuang了,怎么可以?不可以把saobi1cao2shuang,不能这样对我,啊啊~,不能当哥哥的鸡巴套zi。我们有血缘关系,哥哥别继续qiang奸saobi1了,shuang太多次,啊啊~,以后会离不开哥哥的大鸡巴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zigong每吞xia一次guitou,就被shen后的男人往上ding,咕叽一声,又chou拉而chu,止不住的淫shui从bi1kou落xia,xia拉成一daodao丝线,粘稠又淫靡。

        兄妹俩的结合chu1,早已不堪ru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离不开哥哥的鸡巴,那更好了,哥哥早就想把妹妹cao2成小母狗,像这样。但是没想到是在妹妹结婚这一天,真是一个好日zi,大鸡巴终于cao2到妹妹的saobi1了,你是哥哥的。我们兄妹关系那么好,妹妹这副shenzi,有什么不能给哥哥奸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啊啊~,哥哥,我是你妹妹啊~,大鸡巴想cao2我,但不可以,我们是货真价实的血缘关系,是乱lun啊!妈妈爸爸不会同意你这样对我,啊啊啊~,要被世人唾弃的,哥哥,不要奸saobi1,saobi1太shuang了,跟哥哥交pei太shuang了,这样不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交合的撞击声,越发凶狠且gao频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被妹妹的淫dang风qing所xi引,哪儿能听劝,鸡巴被这些sao叫的拒绝,刺激得更加亢奋膨胀,奸nongsao屁gu的力dao和速度,全面失控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如一tou发qing期的野兽,对着mei味的妹妹,啪啪啪,癫狂冲刺,不guan不顾地发xie着tinei的淫yu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不要让他们知dao,妹妹偷偷把saobi1给哥哥奸好了,哥哥不需要那么多,以后妹妹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