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慰问6:为演示如何救gang肠被困者,消防员鸡巴she鼓偶像肚子HHH

慰问6:为演示如何救gang肠被困者,消防员鸡巴she鼓偶像肚子HHH

侵犯小xue的速度没有因为女生的gaochao而停止,颤抖的两条细nen长tuiruan得支撑不了自己,练就一shenqiang壮肌肉的站长,双臂始终将人巩固在自己怀中。

        saoxuexie得越激烈,大鸡巴仿佛狂风暴雨席卷而来,cu暴地cao2开甬dao,把拥有众多粉丝的偶像的jiaonenzigong,cao2得如同烂泥一般,没有一dian反抗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啪啪啪,倾泻之中的saobi1,被cu壮鸡巴一xia又一次地cao2成它的形状,白术哆嗦不止,呻yin不休,xiati像失禁了一般,shuang到哭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~啊啊~,那个被困的人也是被朋友用玩jutong了这么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本来pen过就应该停止,但事qing就坏在一行人,一个比一个嗨,喝酒误事。我们后tou问了才清楚,他们都是想看看被困者,xia面的shui能pen多远,所以一直用这gen东西tong他gang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站长为了让白术看清玻璃展示台里的qiwu,上前挪了一步,几乎将人压在橱窗前,激烈狠gan1。

        玻璃面上映着他们交叠gao速撞动的shenti,一gao一矮,一壮一瘦,一qiang一弱,那chu1在nong1郁荷尔蒙力量中心的女生,被cao2得gao声尖叫,绝ding的gaochao,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接踵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~啊~,太shuang了,啊啊~,我快受不住了,站长,啊啊~啊~,示范的鸡巴太大了,啊啊~,我,我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快了,就快了,小术zigong再jian持xia,就要来了,最重要的bu分就要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痉挛中的zigong和saobi1像一台xi力十足的chou烟机,yun着大鸡巴紧紧绞杀,刺激男人的脊椎发麻,那些沿着一节节脊椎骨蔓延上来的快gan,直通后脑勺。

        啪啪啪,ma力开足了的xingqi,接着飞速连tong几十xia后,再也压制不住she1意,一个重gan1狠狠dingruzigong深chu1,mayan张开,guitou像机关枪连连发she1,将存储的足量jing1ye,全bushe1ru了淫dang的saozigong里。

        jiaonen的gongbi被jing1yeshe1击,打得白术拼命浪叫:“啊啊啊~~,被she1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嘴角hua落激qing的泪珠,全shen颤得无法自抑,she1空的肉zhu不过稍ruan,依旧把sao媚的小xuesai得饱胀。

        布着茧zi的cu糙掌心抚上鼓起的小肚zi,cuchuan的男声缓缓dao:“这genqiju中间有一条小通dao,当时连着一gen专门pei置的shuiguan,被困者就是被一帮朋友she1得肚zi撑大,本来就狭小的tinei空间变得更拥挤,以至于蘑菇tou的bu分想bachu来时,已经没有足够的余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急速chou缩的sao肉,不停挤压yun啃着大鸡巴,不过片刻,它再次恢复到最tingying的形状。

        话音刚落,站长以自己shenti为范本,认真演示着,xingqi轻轻从she1满jing1ye的花gong,往外chou拉,外翻的蘑菇伞,刮到了紧张充盈到极限的gong颈。

        白术shenzi一dang,猛地收紧小淫xue四周的肌肉,瞬间把刮chu快意的大鸡巴,紧紧包裹,不让人chu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很棒,被困者几乎就是小术这样的反应,随意往外动一定,就夹得更紧,就像女xue想把我的xingqi夹断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哼~,那……你们是怎么解救这个受困着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让他放轻松,在gangchang周边灌了不少现场就有的runhua油,以最小的幅度,温和的一diandianbachu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,一定用了很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夹得太紧,着实废了我们战友不少功夫和时间。”站长慢慢平稳自己的呼xi,抱着淫dangjiao媚的偶像shenti,却并没有将自己鸡巴撤离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硕大的shen形,将深chu1的jing1ye堵得shuixie不通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