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【世界N】2:逆时间而行的端砚

【世界N】2:逆时间而行的端砚

端砚gen据地上的指向标,短暂杵在花店门kou,透过几净的玻璃窗,与正在挑选鲜花的白降面对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见她在一大片鲜艳花朵中挑选的鲜活样zi,难得的画面仿佛已是上辈zi那么久远。

        透过玻璃,亮白的光dian悬浮在他左肩,是所谓的系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正逐渐接受这些超越世界观的认知,跟着箭tou往前走,不知前方是什么,但总比没有她的世界更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板娘,这束粉se的花叫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多tou玫瑰,这花骨朵还能开,养花瓶里能放大半个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它吧,粉边的ting特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想起白降买回这束花的时间,距离她xia次买花被枪杀在家门kou,中间间隔了10天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不长的一段路,他竟然回到了10天之前!

        瞧见白降提着花,开门踏chu的那一瞬间,他伸手想打招呼,却被无视,ca肩而过。木木地放xia手,背对着逐渐远去的ai人,苦笑一声,她看不见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准确地说,路上的人,没有一个能够发现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苦涩的缺dian,又暗藏着巨大的作用,端砚重新踏chu几十来步的路kou转角,竟然看到了自己的父亲。

        心脏顿时发麻!

        他明明没有动用国nei任何一张银行卡,连手机和手机卡都在这儿重买的号,连他chu国的护照也只落地其他国家,现在的新护照也是在东亚国家的地xia场所重新买的新shen份。

        父亲为什么会查到了这里?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父亲,对于自己跟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女人纠缠,动了大怒,但他也早早与之翻了脸。

        地上的箭tou指向他父亲来时的轿车门kou,光明正大地站在车窗边,偷听他们的对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板,人找到了,我们查到这个女人跟国nei那位就是同一人,现在正在跟您的儿zi同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百分百确定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收集了指纹,比对gao度吻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车后座的端恒敬,ca拭着手中的镜片,随koudao:“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这话的端砚,浑shen僵麻,他好像第一次才认识到自己父亲的真面目,知dao白降对自己的重要xing,他居然……说得如此轻飘。

        dai上yan镜的端恒敬,推开车门,抖了一xia衣服,冷yan望着周边来往的人,走向跟端砚碰面的路kou。

        荒唐。

        是何等的荒唐!

        他追查凶手,以为白降遇到了以前的仇敌,却没想到这仇敌居然是自己的亲生父亲。

        放声失笑,突然回tou夺xia跟在父亲shen后的保镖,腰间的手枪,打开枪锁,对着保镖的后脑勺便是一枪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枪毙命,立刻到底。

        端恒敬猛地回tou,立刻弯腰寻找掩ti,但xia一秒,膝盖被she1中,应声跪倒。

        系统及时chu声阻止:“任务者,你chu1在时间的逆liu中,即便现在杀了你的父亲,他还是会无数次从这个时间dian之前的曾经,来到你面前,没有任何意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建议控制你的qing绪,不利于你之后的行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端砚慢慢放xia枪,狠狠地闭上yan睛,他听明白了,不再注视跪在地上有些狼狈的父亲,锁上枪,别上自己后腰,扭tou继续沿着地面的指示路标,前往时间的反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人能看见他,即便深chu1人liu中央,也是洪荒之chu1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沿着系统给chu的线路,一次次碰见白降,看到了默默在中餐馆打工的她,瞧见了她独自一人回到小chu租屋的她,看到她照着镜zi叹息的神se,无一不令他心痛。

        又瞧见她之前故意躲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dian他至今不懂,为什么不来找自己,当初在国nei,只要来找他,他什么都能帮她解决。

        又看见她一个又一个gan1脆利落地解决掉了,最初害她坐牢的老板张大志一家人。在夜深人静之时,默默坐在床边,凝视着安睡的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手指轻轻chu2碰她的发丝,慢慢理解了她一直躲避自己的想法,虽然辛苦,但她比他想得还要厉害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件件事qing,以她自己的方式,都很好地画上了句号。

        几年前的那桩案zi,大概超chu了她的能力范围,才找上自己,没有足够的金钱,便拿shenti来交换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一开始能用肉ti来解决,为什么chu狱后,不再用这个方法,明明那才是最佳最理智的解决方案。

        手臂不敢落她shen上,悄悄躺在同一张床nei,额tou虚虚靠在她的脑袋边,思索着,是不是自己哪里zuo错了?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nai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