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755:ru头被触手眼球们当皮球踢(H)

755:ru头被触手眼球们当皮球踢(H)

白降顾不上换鞋,连忙jin去一看,平时这个dian还在外面应酬的文远,此时躺在沙发上,婆婆在一边抹泪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问:“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都不想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到底怎么了?”到底俩字,被白降咬牙重音地吐chu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文远的tui,给虫咬了。”王香附哭哭啼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赶紧上医院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妈,你冷静dian。刚从医院回来,医生说没有gan染,回家休息就可以。”文远掀开脸上的remao巾,坐起shen。

        白降维持着原姿势,无奈顿在门kou,憋xia郁闷,返回到玄关kou换鞋,边换边说:“医生都是专业的,没有gan染最好了,养一俩个礼拜,很万幸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是这么说,万一文远跟老touzi一样,突然gan染扩大了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依次脱xia装备的她,想起文叔的死,给婆婆留xia抹不去的创伤,深xi一kou气,她重新走到客厅,对沙发上的两人说:“以防万一,还是去医院住几天吧,婆婆担忧得也有dao理,有专业的医生和护士在,是比在家保险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这个理,小文去医院呆一呆吧,别让妈提心吊胆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两个女人的联合劝说xia,文远没抗住,最后还是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    深夜,白降一人独自回,王香附要在医院陪护儿zi,她没意见。

        dai着kou罩xia车,却在这个dian看到隔bi那男人,全shen没有一dian防护,提着一个浇花壶从外面走回,她赶紧躲回车nei,暗中观察,怎么看怎么可疑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不,还是明天去花草局举报一xia。

        打定主意的她,等男人关上家门,她从另一侧车门xia,快步归家,将自己卧室检查了一圈,才安心洗漱睡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这一夜,依旧睡得不安稳。

        分不清现实还是梦境的黑暗中,shenti四周连续不断传来吧唧吧唧,虫zi爬行的声响,密集且数量庞大,时在耳边,又远在天chu1,分不清虚实。

        四肢缩在被窝里的白降,微微打颤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那声音突然清晰地响在shen边,一条cu如婴儿手腕的chu2手,从床边长了chu来,扭曲招摇的模样,充满邪恶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尖端摇摆着,慢慢转向床中央,爬上床垫,从被zi未压实的feng隙中,钻到白降的脚边,一xia卷住纤细的脚腕。

        浑然一抖,她勾着脚背往回缩,但这东西qiang劲有力,相互拉扯中,tuibu被一diandian展开,这可吓得白降全shen僵颤,惊chu一声冷汗。

        双yan猛地睁开,却突然瞧见lei丝ruan纱交纵的床ding,连睡前盖着的被zi也变成丝绸质地,不明就里之时,右tui也被黏糊的ruan肉圈住,被拉拽。

        脚背肉乎乎的chu2gan,立刻将她拉回之前的惊恐qing绪里,起shen掀开被zi一看,顿时瞳孔yu裂。

        床尾左右两条暗红se缠住她双tui的chu2手上,竟长满了一颗颗yan珠,凸起的yan球在她望过去时,与好几只yan睛对上视线。

        脑zi随即发疼发麻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待她反应过来,又从床边爬chu两条同样的chu2手,卷住撑在床面的手腕,前前后后一拉,径直把她,拽摔回床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巨大恐惧冲击得失去声音的女人,知dao瞧见自己双tui被左右掰开,摆成屈辱的M字形,这才绞尽脑汁地想对策,不敢随便喊叫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    她房间为什么有这些?

        但瞧着与自己卧室截然不同的风格,茫然不清置shen何chu1,拴住她的东西,是gao级虫zi?

        脑袋往右一转,跟一颗转动的yan珠相对,心脏剧烈一颤,四肢猛力挣扎,但貌似她这dian力量,压gen不被这些虫zi放在yan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然有东西从侧边扭曲着,似攀爬蜿蜒的山路,攀上了她的乳峰。

        压过乳晕的位置,来回一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”

        床上镶嵌在chu2手中的yan珠,齐刷刷瞧向声源chu1,那缔造这声音的chu2手,yan咕隆着转到乳晕的正上方,慢慢xia压,用凸起的yan球,再次磨向女人柔ruan的乳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,不要!”

        炸听jiao媚的呻yin,一只只yan珠zi瞬时睁大了yan,那颗yan球被微微dinggao,乳晕中央ying起一颗小樱桃。

        几条chu2手纷纷汇聚过来,像踢pi球一样,用yan珠踢着naitou,相互之间传递。

        白降瞧见自己右乳堆积的猩红sechu2手,不停拉扯、弹撞着自己乳尖,惊恐之余,xiong脯酸酸胀胀地麻。

        更有一种xiongbu将要不保的战栗和恐惧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似是血肉组织缔结的chu2手,她只在教科书上的理论看到过,据说杀伤力十分恐怖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右手竭力去够床沿,没有办法的办法,总得zuo些什么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nai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