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【新年番外】2:民宿老板鸡巴被野姑娘saobi训得服服帖帖(HHH

【新年番外】2:民宿老板鸡巴被野姑娘saobi训得服服帖帖(HHH

姑娘将醒未醒之际,龙以明无法抵御xingqi被团团包裹yunxi的xi引力,杵着那么一gen亢奋的大鸡巴,逮着花芯撞了又撞,黏腻的淫shuipei合着他的捣gan1,发chu仅能通过震动才耳闻的噗嗤shui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里面又nen又紧,深chu1花kouxi着mayan啃噬,绵密的汁shui源源不断地往孔yannei溢ru,想倒灌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一个鸡巴似泡在了温度宜人的温泉nei,层层叠叠的肉套zi,令人不断意图抓着她的小屁gu,大肆cao2gan1。

        细密的choucha,saobi1被异wu撑开的饱胀gan,终究将白降惹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瞧清当xia的状况,在炽re的怀抱中,胀红了脸,手指轻轻推开男人的肩膀,小声呼唤:“龙哥,大哥~”

        看似轻巧的动作,但使得肉壶中的鸡巴也在前后推动,ying棱刮到sao乱的地方,以小屁gu为源tou,往shenzi上xia传递着淫乱的快gan。

        圈圈媚肉不受控制地yunxi缩夹把自己撑得辛苦的大鸡巴,拓印着xingqi表面凸起盘绕的龙筋,一gu酸麻一gusao意,不停在花dao里来回回dang,dang得她的心脏,蹦蹦乱tiao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……怎么chajin来?”她苦恼抱怨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屁gu在挪动,两人xingqi又不可避免地发生摩ca,腰上还横了一只超重的手,她像一条困在袋中挣扎的蛇,怎么使劲,都在男人的控制范围nei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晃晃着gan到大鸡巴越戳越深,gong颈被ding开的那一刻,花汁骤然penxie,白降抓着龙以明的短袖,被自己shenti猝不及防的gaochao,nong得满面chao红。

        搭pei上她麦se的肌肤,犹如一个野蛮十足的小野豹,被鸡巴cha得服服帖帖。

        xie完的白降,暂时无力,额tou抵着男人的肩颈chuan息。

        龙以明装睡,肌肉暗暗使劲,xingqi遭gunre的汤shui迎tou淋xia,如此紧张的时刻,guitoudingbu浅浅cha到了女zi的gong腔nei,shuang利异常。

        察觉到姑娘扫在脸上的视线,他放松面bu肌肉,睡得沉稳。

        良久,以为她又想着法zi怎么挣脱自己怀抱,没料到腰shen被抱,柔ruan的nai肉整大团贴上,ruan乎的chu2gan令他心tou一dang,一只本来搁在tuibu的小脚丫,蹭到了自己后tun。

        疑惑之时,掌心之xia的小屁gu动了,朝自己的方向大动,一xia又一xia套上来,缓缓chou送,蘑菇伞几次撞倒一chu1凸起的小肉,湿hua紧致的淫xue,一chou一chou地yun着大鸡巴。

        白降抖得不行,xia面的shui越liu越多,像失禁的前兆,明明才pen过,shenti机能逐渐失衡,双tui用力缠紧男人,深chu1越来越yang,她咬牙被小bi1狠狠撞上雄伟的巨wu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~,好酸,嗯哼~,嗯嗯~,嗯~,好舒服,啊~,好cu的鸡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zigong冷不丁被tong开,白降yan前一白,一刹那爆发的快gan令她每一寸肌肤和骨tou都在颤抖,止也止不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哼~,没力气了,嗯~想要大鸡巴主动戳戳我,啊哈~,zigong被gan1了,嗯~,把saobi1tong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怀中的姑娘一直sao叫,太阳xue一鼓一鼓的龙以明确定这汁shui泛滥的小淫xue急需大鸡巴gan1一gan1,手掌xia移,一把nie住圆翘的sao屁gu,shenzi一压,把私自吃自己鸡巴的姑娘压在了shenxia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言语,没有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腰shen猛地往前cao2tong而去,这样还不够,好像还没cha到底,又退chu半gen,掰开小nen屁gu,凶狠地jin攻。

        噗嗤医生,大diao一次xingcao2窜了白降的saobi1,深ru到一个无法想象的深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~~~~!”屋nei回dang着女zi痛苦又愉悦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劲腰狂ding,cu壮的鸡巴势如破竹一般,疯狂地戳开gong颈,cao2变形了zigong,把主动跟男人躺在一张床上的野姑娘,肆意cao2透。

        啪啪啪,很快势tou正猛的鸡巴gan1得酸ruan的阴dao,随着自己的角度变换,跟只能跟着变化,花kou撑得发白,堆满了nong1密的白se泡沫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双丰盈的nai肉在毫无束缚的T恤nei来回弹tiao,随着龙以明的狠厉chou送,在男人的xiong膛上上xia翻飞。

        淫乱的床上,他们shen上的衣服,随着炽re的xing事而脱去,赤条条的两人缠绕在床中央,把席梦思撞chu一个个凹坑。

        蜜se肌肤的女zi,被shen上发狂的民宿老板cao2得花汁乱颤,淫shui四溅,浪叫声不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啊~啊~,龙哥,啊啊~,鸡巴好厉害,啊啊啊~,bi1被你cao2透了。啊啊~~,龙哥,naizi好疼,nie得好疼,嗯哼~~~,舒服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有力的tunbu狂野撞击着女zitui心,一gencu壮可怖的大鸡巴,在狭小的bi1xue肆意地neijinjinchuchu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龙哥,你的这gen鸡巴有多长,戳得我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