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762:咬牙主动掀起上衣露nai,向邻居男人求助

762:咬牙主动掀起上衣露nai,向邻居男人求助

经过这一夜,白降这一周的白日,除了吃饭和必要的康复辅助,几乎全程待在二楼。来投奔隔bi男人,并不代表着她对他完全信任。

        暂住的房间格局与她自己卧室,大同小异,时常躲在阳台,观察外面的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之间加上了通讯号码,有事手机联系,像一对并不熟悉的陌生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龙以明看chu了她的有意躲避,像什么都未发生一样,傍晚间呼唤女人,陪自己chu门逛小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chu门真的没关系?”白降犹豫不决,才踏chu院门不过几步,东南角陡然传来凄惨的喊叫声,mao骨悚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只要不遇上他们就可以了。”男人信誓旦旦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朝另一个方向逛了一个拐角,赫然迎面撞上那只在小区里到chu1屠杀的七八个大汉的队伍,他们的衣服血迹斑斑,鲜红的、乌黑的,交织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,这是去哪儿?”满脸肃杀的领队,抢先开kou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饭后散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前面的路被堵,走不通,龙以明不紧不慢地答完,漫不经心的右转,撇开这帮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白降跟在她左侧,qiang装风平浪静,实则手心浸满了汗shui,即便走chu一大段距离,背后的注视依旧qiang烈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qing况xia,她只能紧跟男人,小声问:“为什么他们这么简单就放行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,装得让他们得估量估量,杀我需要付chu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一脸黑线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日夜半,龙以明所在的家提前被暗中包围了,正是傍晚遇见的那群人。龙以明可以装镇定,但她修为太浅,慌忙又努力保持理智,躲在衣柜的最上格。

        家juqiwu打砸声,顺着楼梯清晰地传到了她的耳膜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好像没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啧,找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啪,一帮qiang势闯ru的土匪,光明正大地打开灯,“嚯,不会是真的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看就是死的,小心dian。”满墙的虫类标本,令这帮人,不由提起了mingan的神经。

        二楼楼梯实木板的脚步踩踏声,没多久便响起,她在右侧第二间卧室,蜷缩在一堆厚被zi里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躲好了?”手机黑暗中突然震动,她惊慌失措地反盖手机屏幕,不让一丝光透chu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是龙以明发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短短三个字,透着与她截然不同的轻松,咬牙快速问:“你在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三楼楼ding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还能上去?

        这卧室的走廊,已经被不怀好意的男人们ru侵,随时踏足她的房间,找到她的概率,不是百分百为零。

        抿紧嘴角,危急关tou,求生的意志猛烈,她再一次向龙以明求救,描述了自己的位置,直截了当又低shenxia气地问:“我这里有上去的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,求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求求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不是该表示些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隔bi的房间门已被打开,清晰可闻的动静响在耳侧。

        白降脑中快速思量,连同自己前后两场荒唐的梦境,也思索到几分。脑中想法瞬息万变,听着墙外充斥着残暴的血腥对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咬牙,她拉起自己的睡衣上半bu分,cu暴地解开nei衣扣zi,在黑暗中坦然lou之,然后打开闪光灯,re着脑zi,自拍了一张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louchu自己脸bu,就这样,发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几秒之后,她的上方,但听一声轻微的咔哒响,大量月光扑照xia来,手臂xia意识捂住暴lou的xiong脯,与男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上来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难免羞耻心上脸,赶紧拉xia睡衣,快速爬上屋ding,不敢耽搁一分一秒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一关,严丝合feng。

        几秒后,她也从这间卧室nei,听到翻箱倒柜的暴力打砸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……”,她一时不知如何面对他,木木地看着前方的月亮,同时注意着屋nei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客气!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nai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