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只插进去给你小xue解解痒,不痒了就拔出来,不cao你(破处HHH)

只插进去给你小xue解解痒,不痒了就拔出来,不cao你(破处HHH)

白降的抵chu2gan在一瞬间爆发,推开龙以明,踉跄一步,趴在屋檐上,但接xia去再没有更多行动,只是tui心的酥麻之gan还停留着。

        龙以明新奇地扬了扬眉尾,单手nie住面朝自己的nen圆小屁gu,一掐,尾指戳ru湿run的地带,徐徐勾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降降总是要跟个男人交pei的,除了我,你还被谁摸过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委屈地扒着瓦片,tun后侧的chu2gan令她微微颤抖,思索良久,小嘴张了又合闭,吐chuchuan息之声:“嗯~,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刚刚xie得舒服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舒……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手指从后方重新占领neiku的中心地带,又扣又rou,“现在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哼~,舒服。”她诚实地回答着男人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隔着kuzi都这么舒服,所以,把睡ku脱了,我给你再rourou,让你更舒服好不好?”为了不让女人产生逆反心理,龙以明徐徐图之。

        手指轻轻勾开她的ku腰,louchu一diannen白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的白降反应迟钝,慢慢思量着,既然已经给他rou了xia面,rou得这般舒服,那脱了kuzi,没有阻碍,一定会跟邻居说得一样,更加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 虫毒麻痹了bu分神经,她的三观在龙以明的引导xia,逐渐扭曲,脱kuzi给邻居摸一摸,也是可以的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就以趴在那儿的姿势,缓慢扯xia睡ku。

        “neiku也脱了。”男人收回手,等着女人脱光xiashen,包裹在kunei的xingqi,瞧见一大片雪tun,又翘又圆,中间一dao若隐若现的山丘,guitou亢奋地脉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掰开小屁gu,chajin去,gan1破她的chu1女膜,侵占她的shen心,she1满她,不知dao是什么gan觉,屋檐上的龙以明,脑中冒chu大量无耻的幻想,肉gen肉yan可见地胀大了一圈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两条肌肉修长优mei的长tui,绽放在月光xia,目光贪婪的男人靠近一步,一把又将人拉到自己怀里,正面朝向自己,女人的上衣松松垮垮挂在胳膊上,一shen雪腻的肌肤,一览无遗。

        炙re的大掌拍了拍Q弹的小屁gu,ai不释手地rourounienie,吻住女人,双手在她shen上肆意游离。

        白降刚才那dian反抗意识,在缠绵的吻中消失殆尽,张开的双tui,虚盘绕着男人的腰杆,luolou的tui心,被一团散发着gaore量的鼓包相贴,re得花xue本能地颤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知dao那是什么东西,少量的理智还在提醒她,不要靠得这么近,但shenzi骨被亲被rou得酥ruan,放纵的gan觉占据了上风,大tui被略带薄茧的掌来回抚摸,麻乱的快gan宛如小鞭zi,chou向她的dongkou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抱着亲吻了不知多长时间,像一对re恋中的qing侣,怎么都亲不够,四片唇ban吻chu咂咂声,两条she2tou来回彼此的kou腔nei缠绕。

        藕臂挂在男人的脖zi上,龙以明越吻女人,越觉得她香得令人差dian魂不守舍。

        nie着饱满的naizi,指feng中时不时溢chunai白,又会rou上果冻一般的nentun,轻拍数xia,弹xing十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第一想法是,这小屁gu,撞上去,chu2gan一定十分上乘。

        qingyu大于shiyu,今晚,现在,他要上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包裹完好的xingqi缓缓撞nong湿漉的nenxue,一diandiangan受kuzi被淫shui浸透,女人也越发缠自己,他十分满意,抱起人,从另一个隐形的rukou,稳稳地回到二楼走廊。

        房nei不知dao什么已经寂静无声,那几个到chu1搜查暴走的闯ru者,此刻已不知踪影,但这些被压在墙上肆意亲吻的白降,无法注意到。

        淫yu爆发的龙以明,更不在意这帮人的死活,转shen将人抱到一空房间,压在了大床里,似一tou凶狠的野兽,压着女人吻得急切又饥渴,凸起的xingqi准确无误地压ru花feng,用着小劲dao,对着目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