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785:被看不见的怪物冰触手,举到半空中强jian喷尿(HHH)

785:被看不见的怪物冰触手,举到半空中强jian喷尿(HHH)

他的虫毒cui眠了人,也能让人在事后有清楚的记忆,面对吓得逃跑的猎wu,倒是激发了龙以明的狩猎本能。

        shiwu,他送到了,吃不吃是她的选择,男人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望着汽车发动驶离的方向,他慢悠悠地踏chu院门,选择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白降开车离开自己小区范围,后颈还是maomao的,男人看她的yan神,有一种被野兽盯住的错觉,汗mao战栗。

        要命的是,这种战栗中,tinei的qingyu也在跟着搅动,又怕又yang,简直折磨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车zi开上大dao,空无一人的街dao令她不得不提gao警惕,北区能封锁,大家不敢随意chu门,其中一个理由便是这片区域nei,潜伏着致命的虫族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将车放低速度,开在路边,寻找熟悉的店铺一路瞧过去,寻找超市零售店等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看见那些玻璃门被砸的店铺,产生了犹豫,里面指不定蹲守着不怀好意的人,可能比虫族更致命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路都是这样的狼藉qing况,她重新提速,准备往郊区开,这辆车经常陪她翻山越岭,汽油充足,车上还有应急的压缩gan1粮和shui,够她撑2、3日。

        万不得已,她就收集上足够的shiwu,找一个隐蔽所,熬过接xia来的日zi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男人,以目前的qing况来看,对她的危害程度,至少比虫族还要大。

        打定临时主意,她踩xia油门,火速离开城区,果然一个小时后,两边的建筑群密度降低,路边的商铺逐渐完好起来,ding多闭门锁hu,跟大过年清冷的状况差不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挑了一家能看见里面货架排列整齐的小店,xia了车,轻轻敲门,见没人反应,又去侧窗敲了敲,chu声问:“有人吗?我花三倍的价钱,买dian东西,有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样喊了几声,那窗边才开一dao小kou,一个年轻姑娘的声音传chu,小声问:“真三倍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降看到希望,跟着降低音量:“真的,我可以先给你刷钱,家里没吃了,我需要一dian吃的喝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……”,里面的姑娘看着也犹豫,不过还是拿chu手机付款码,“你先扫100,你要什么我给你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。”白降不介意,能用钱买到东西就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窗hu打开了一dian距离,她能看清货架上的wu品,扫了钱,便不客气直接报最需要的泡面、火tui、饼gan1、面包等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区没有断shui断电,shui她不缺,只要了一大桶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100元额度满额,白降将东西都提上车后,提了一个筐zixia来,继续付钱扫货。

        年轻姑娘看人是真诚买东西,也将窗hu半开,外面还有一层防盗窗,外人不能jin来,飞快地计算金额,愉快地跟白降达成一笔笔交易。

        白降足足买了半车的货,价钱的确是平时的三倍,但能拿钱平事,已是最好的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合作十分愉快,两人加了联系方式。

        龙以明瞧猎wu如此顺利地得到想要的shiwu,笑得神采飞扬,坐在32层大厦的最gaodian,翘着二郎tui,迎风猎猎。

        开着车的白降忽觉被注视的错觉,抬tou朝窗外天空望去,视线快速从左扫到右侧,没有异常。

        天se将要彻底暗xia去,她还是决定返回,到小区附近找个过夜的地方,毕竟那一块,她最为熟悉。

        夜风开始发凉,她锁上全bu门窗,警惕四周,神经面对黑压压的无人夜城,紧成直直的线,耳边只有轮胎碾过路面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去的路,目标明确,加足ma力,后方似有隐藏的怪wu追赶,她用了比来之前一半的时间,赶回小区。

        直觉一直qiang烈地提示她,小区才是最安全的地方,开到东西角,离自己家足够远。这里有一hu人家,常年在外,她时常经过,都见里面无灯无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麻利地将车开ru小院,用工ju翘了锁,快速搜查屋nei,果然没人,随后把车倒ru车库,落xia门锁后,心才踏实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zuo了整屋必要的消杀工作,就在车nei,和一堆shiwu,踏实地睡在了一旁。

        白降不知dao,那一屋zi的消毒气ti,熏得踏ru门的独yan海星虫,直liuyan泪,疯狂咳嗽:“呛死我了,呛死我了,真不是虫虫能gan1的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它焉了吧唧地成功找到大爷猎wu的juti位置,同时悄悄变形潜ru,咬了女人手指一kou,在其shen上,种上虫毒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赶紧捂嘴撤退,那些吃肉的家伙,消受不了这种呛虫的气味,只有它命苦的来工作,回去铁定索要上半屋zi的shui果,才能抚平工伤。

        安顿在车里的白降,睡得越来越re,tinei血ye燥re,不舒服地睁开yan,大kouchuan着气,降

【1】【2】【3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