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789在误会中被邻居舔bi,为摆脱触手,鸡巴捅bi霸占位置HHH

789在误会中被邻居舔bi,为摆脱触手,鸡巴捅bi霸占位置HHH

白降此刻没有被cui眠,但shenzi却抵挡不了极致淫yu的侵蚀,心中甚至羞泣,自己难dao是这种饥不可耐的ti质?

        肉壶真真切切地被邻居掰开,羞耻心已经冲破牢笼,把自尊冲击得七零八碎,她只是想证明自己并没有说谎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迷迷糊糊间,似乎把事qing往更糟糕的方向引导。

        指腹chu2碰gan,扒拉着她的花唇,才经历过gaochao的甬dao,mingan十分,cu壮的大鸡巴chu2手也没有放过她,停xia来的趋势,如一条蟒蛇往里钻动。

        an压上花唇的手指,居然碰不到怪wu,白降顿时迷茫,自己被cui眠了?如果没有怪wu,那……tinei弥漫的舒畅,又真实无法忽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有怪wu,那这些bi1shui都是被那透明怪给奸chu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嗯哼~,是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多,明明才gaochao过,怎么又sao成这样,哼~,我的手的确碰不着怪wu,那,让我she2tou往里探一探,如何?换个方式,是不是能碰到。”龙以明指腹刮着bi1kou的边缘,从上到xia拨nong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~,she2tou?she2tou!不,不好,这不,不是kou交了吗?啊~,不要xi,啊~,不行,bi1不能给你tian,啊啊~,太羞耻了,啊~,saobi1不能tian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被看了saoxue,现在又阴差阳错地被tian,大she2tou压上ruan烂的bi1kou,不过才描了一圈,欣喜的shuang利瞬间从她的xiati直通天灵盖,仿佛一xia打通了任督二脉,脚背直直地绷紧,脚趾都在极力张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嘴压上来,han住阴hubu分,对着dongkou猛力一xi,直把她的魂魄都xi走,肉bi又承受着撑胀的快gan,双重交叠,直飞升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啊~~哈!”小屁guchou搐着,涌chu一gu浪shui,被男人咕噜吞xia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抬yan,微痴迷地看着后仰哀叫的女人,ruan绵温nuan的jiao躯,nen得像豆腐一样的大naizi不停摇晃,ruan得如棉花的bi1xue已ru他的kou。

        淫shui的甜味,区别与血ye的腥甜,但底se一样,不过淫shui甜中带着sao,刺激着他的味lei和qingyu。

        尖牙偷偷咬破一dian伤kou,一瞬间kou腔覆满血ye的甜,she2tou快速搅动合不拢的肉壶,放肆tiannong,手指an着阴di一tong刺激,hou咙时不时大力xi上一kou,吞xia两种mei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~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只觉shenxia闪过一瞬的刺痛,但转yan即逝,小bi1被tian得似疼又舒,沉迷在无法形容的羞愧和淫dang的愉悦中,jiaochuan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后庭那gen大鸡巴,cha到最深chu1,轻轻重重的jinchu,前面she2tou抵达不了的地方,被前面那gen透明的鸡巴碾得仔仔细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红唇轻启,鬓边的碎发散在脸颊,眉目低垂又痛苦地紧皱,放浪dao:“小bi1被tian得好舒服,嗯哼~”

        又忽然猛地清醒过来,自己说了什么xialiu话,jiao哭:“别在xi我bi1shui了,啊~啊~,不要这样nong我阴di,啊啊~啊~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bi1shui甜的,不用客气,你老公不在,我把你喝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刚落,龙以明又投ru到tianbi1咽shui的kou交工程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的话语,无疑给她打上了长期封闭,得不到纾解的淫dang女人的标签,她想说她前几日还被他neishe1过,但张嘴怎么也说不chu这种淫dang的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,我没有饥渴,不是,没有勾引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我知dao,降降没有张开tuiloubi1勾引我,是我这个好心的邻居,主动要帮你tian一tianbi1shui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龙以明大kou大kou地xi嘬小saobi1,本就汁shui横liu的nenhu上,又涂满了他的kouye,双掌在她jiao躯上来回ai抚。

        任何chu2碰都会引发她的颤栗,绯红chun意的小脸,男人瞧上一yan,本ti的xingqi就ying得难受,故而kou中的绞nong更加凶恶,啃着bi1kou的花肉,发chu吧唧吧唧的淫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白降被架在门kou半空中,xiong脯ting起后仰,饱胀的nai儿分别被几条稍细的chu2手亵玩,tui心的tiannong,令她湿得一塌糊涂,淫dang的tiye从saoxue深chu1不断liu淌xia来,一路蜿蜒,到tuigen都是濡湿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玉臂仍旧被透明怪紧紧抓住,她被邻居xi得小屁gu前后摇摆扭动,想逃,却遭xi得愈加瓷实,男人的tou颅好像牢牢贴在她的tui心,任自己摇摆,花肉被xi力qiang劲的kou腔,yun得连连痉挛。

        gaochao的那

【1】【2】【3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