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791:床上念故事,被迫给邻居当童话里的小母狗猛cao(HHH)

791:床上念故事,被迫给邻居当童话里的小母狗猛cao(HHH)

“我还是带你去床上躺着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降自尊心崩溃坍塌,陷ru自己怎么又被男人gan1pen的疑问中,甚至没有听清他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躺上松ruan的大床,背后踏实的chu2gan让她立刻清醒,但颈buma上被男人咬了一kou,不疼,但刚刚推拒他xiong膛的小手,转yan变成抚摸,甚至主动解开扣zi,脱掉他的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 陷ru床中央的两人紧密纠缠,白nen的长tui勾着男人肌肉liu畅的小tui,相互磨蹭。他的背脊结实,随意一个动作,都将各chu1毫无赘肉的肌肉轮廓展现得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    女人的双手便抱着如此健实的劲腰,在前后耸动的后背上,liu连忘返,白降jiaojiao地哼哼着,tuigen没有保留地张开,袒lou着shenzi,任由男人深ru且温柔的dingnong,丰满的ruanxiong被压扁,像面团一般,被他的xiong膛来回rou搓。

        唯有脖颈一直刺麻的疼,意识蒙上一层雾,想拨开清醒,却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    龙以明接收到屋外虫虫们的讯息,事qing都已办妥,他tian着伤kou,瞧着媚态尽显的小脸,温柔dao:“降降上次念的童话故事,念完了上半章,现在时间还长,在床上再念xia半bu分,给我听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童话故事?”白降又被这位非人的邻居种上了毒,想了比平时长一倍的时间,才想起之前院里的事,“阿里巴巴?”

        同时,大tuinei侧肌肤磨着男人的大tui,丝hua又se气,不过大大满足了她想跟他肌肤相贴的渴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阿里巴巴的故事,上次她jin了山dong,被qiang盗用鸡巴检查zigong,又被当成小母狗灌了jing1,这是上半bu分。我想听一听阿里巴巴这只小母狗,后面跟qiang盗如何发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提到“小母狗”这三个字,xingqi故意一字一xia,着重撞击女人jiaonen的zigong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~啊~啊~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顺利将人cao2chu三声陡然bagao的浪啼,湿ruan的肉bi紧裹大鸡巴,后庭jianying的大黄瓜全程默默挤压着不多的空间。

        细碎的青丝掩着jiao颜,纯白的se彩上绚丽夺目,小脸媚态横生。龙以明作为虫族中的gao等级mo虫,十足满意自己狩猎的yan光,将伤koutian愈合,又吻住浪yin的朱唇,轻柔chu2碰,又碾压厮磨,抢夺她kou中的汁ye。

        吻够了,chuan息着又说:“书已经准备好了,在床上,再给我念故事好不好?就当zuo我将降降从怪wu手中解救的回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理由十分充分,白降颔首,想着邻居确实帮她,摆脱了那个透明怪wu,故而给他念念故事,理所应当的事qing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又被这虫族男人cui眠了,xingqichoucha,也变成了理所应当的范围nei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一面撑起shenzi,一面继续轻轻重重地捣nongsaoxue,随后用着最温柔的动作,将kuaxia的玉ti翻了一个shen,那yingcu的鸡巴,当然未bachu,就着淫shui,跟sao乱的媚肉磨了半圈。

        kuabuxia压,一整gen覆满黏腻花ye的大肉棒,缓缓沉ru,全bu重新沉到了紧致的花dao,撞上nen弹的tun尖,往前ding了ding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压上她的后背,一起同她翻开故事书到上次的篇章,cui促dao:“我想继续听故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嗯~”,后庭的黄瓜仍停留在里面,邻居的大鸡巴就此把她cha得满满当当,酸楚的饱胀,令xiati几乎每时刻都chu1在要崩溃的边缘。

        勉勉qiangqiang看清yan前的文字,xiongbu被男人的大掌nie牢,同时稳固她的上半shen,摇了摇屁gu,用着jiao媚的嗓音,念dao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野蛮的qiang盗把柔弱的阿里巴巴当成自己的小母狗,啊~啊~,往zigong里she1了一炮又一炮,jing1ye兜不住,bi1kou不停溢chunong1白,顺着沟壑,淌到了地面和小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qiang盗gan1小母狗一定很shuang吧,压着阿里巴巴,she1了那么多发jing1ye。”男人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龙以明持续在白降念到或自己提及“小母狗”这三个字,总是突然加重力气和速度,温柔的磨nong中,犹如忽地窜chu一tou猛虎,cao2穿花dao,撞上gongbi最深chu1,啪啪啪,连续三xia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又像什么都没发生一般,渐缓choucha。

        只留xia僵颤的女人,低tou扭tun,猛烈哆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~啊哈~,我,我也不知dao。”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