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長夜將盡(古言) > 四十八、一葉孤舟

四十八、一葉孤舟

鹿原看她沉静在qing绪里,虽不知原因,却知dao她的失态全是为了自己,但眾目睽睽xia的被窥见那本该只专属于自己的真qingliulou,鹿原还是有些不愿意的,于是将那拆的七七八八的绳zi扯开,就着靖翎揽着自己的姿势将人抱起,大步走到自己候在一旁的坐骑边,一手抱稳了怀里的人,另一手抓住鞍tou,俐落的上了ma,一夹ma肚,就这么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靖翎坐在了鹿原tui上,疾驰而过的风让她顿时冷静了xia来,她现在半掛在鹿原shen上,其实姿势不算稳当,虽然鹿原护着,靖翎还是不由自主地搂紧了鹿原。

        鹿原拉了xia韁绳,让ma慢了xia来,泉山寺在偏山里,一离了寺,便没了人跡,只有青竹成林,鹿原低tou去看靖翎,神se带着丝歉意,柔声dao:「让殿xia受苦了」,靖翎看了他一yan后,只是淡然地摇了tou:「我没受苦,就只是被绑了一xia,不过,你来时似乎gen本无意交涉?」

        鹿原搂着她的有些微的颤动,靖翎再抬yan看他,鹿原已经移走了视线,只是平淡的解释:「为首之人是帑峴少主的双生兄弟,一胎同胞,一个注定为王,另一个则成了亲兄弟的暗卫,为亡者死,为暗卫者也要殉,他ru京城后便四chu1打探与我有关的事,想来是想为兄弟报復后再去寻死」

        听鹿原说到这里,本还想着要提醒他提防王府nei恐有细作的靖翎打消了念tou,这不明摆着是鹿原为了擒敌自己透chu去的风声吗?

        靖翎收回了搂着鹿原的手,也收回了视线,耳边听到鹿原略带着急的语气说「殿xia,危险!」,但靖翎也不想再guan顾,她读不透鹿原,这人心悦于自己,却愿意为了各种理由置她于险地,然后再暗自难受。

        「鹿平野,互相折磨,有意思吗?」她问chukou的声音心灰意冷,有qing又如何?两颗心再近,也隔着山海万重,鹿原瞒她的谎是山,鹿原在意的家国社稷是海,她终究是鹿原心里上漂dang浮沉的一叶孤舟。

        读chu她话里的怨,鹿原勒紧韁绳停xiama,伸手nie住靖翎的xia巴迫她看向自己,却在见了她yan里冷淡的qing绪后默默地松了力,只是摩娑着她颊上的肌肤,彷彿在祈求她不要再撇开tou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别碰我」,靖翎冷声开kou:「在你能对我敞开心扉前不许碰我」,说完她挥开鹿原的手,逕自跃xiama背,朝竹林里走去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被特种兵室友强上(h) 【高H】王女殿下不可以! 漂亮美人ai吃rou【高H合集】 湿漉漉的月光(NP) 少主和阿箬(1v1h) 樱桃汁(校园,青梅竹马,h)